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 旅游 > 2010年末2011年初东北游攻略,哈哈哈尔滨

原标题:2010年末2011年初东北游攻略,哈哈哈尔滨

浏览次数:140 时间:2019-08-31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显示全部8天 收起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哈尔滨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哈尔滨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哈尔滨

第1天
2015-01-21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哈尔滨

中央大街

中央大街

我和姐姐两人其实都是甩手掌柜,平时出去玩都有人帮着打点,这次纠结了一个星期攻略都没做齐就说走就走了,说好了她出钱我出力,所以这次大到买机票定团小到买手套袜子都是我亲力亲为,也是第一次啊!

宜必思酒店

松花江公路大桥

松花江

来之前被大人各种洗脑让我们别来受罪,怂恿我们去三亚玩,可是我和姐姐一直向往北方的大雪和纯爷们儿所以一直坚持立场,最后以半箱拉杆箱的备用衣服为条件达成了协议。

中央大街

松花江

斯大林公园

衣服:我们各带了一件保暖内衣两件羊绒衫一件羽绒背心一件羽绒服,姐姐怕我羽绒服不够结实又给我塞了一件可压缩羽绒服。裤子:一条保暖裤一条加厚加绒打底裤一条羽绒裤若干毛线裤。鞋子雪地靴。帽子口罩手套围巾就不用说了都是怎么厚怎么来,暖宝宝若干,充电暖手袋一只。袜子一人五双。后面我们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

圣索菲亚大教堂

发表于 2001-07-06 15:20

我的哈尔滨之行 秋天 我回到波特曼 在那首老情歌的末尾 想起你特有的执着 从我信赖地把你当作一件风衣 直到你缩小成电话簿里 一个遥远的号码 这期间 我的坚强 夜夜被思念偷袭 你的信皱皱巴巴的 象你总被微笑淹没的额头 我把它对准烛光 轻轻地撕开 当一枚戒指掉进红酒杯 我的幸福 已夺眶而出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 口香糖,惺忪的眼,我忽略了途中的所有风景到达了这个北方城市。 红色吊带衫,蓝色牛仔裤,当属于这个城市的第一道阳光射向我的时候,我觉得灼热与目眩。 在旅馆放下行李,就和09跟随着朋友去接近这个城市。 旅馆对面郁郁葱葱的一片,有铁栅栏作围墙用。现在,在电脑前,无论我怎样苦思冥想都想不出那建筑的风格,总之是3层楼高的大房子,不知是建筑本身的吸引还是因为有了那绿色的遮挡油然而生的神秘,我觉得很美。在它对面住了两天也不曾看见有人进出,阳光下,它就幽静如斯,不知夜晚的这里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致。 向右拐。 遇见广场,广场上始终萦绕着轻松欢快但不嘈杂的音乐,这里原是哈尔滨市政府所在地。李兆林将军在此就义,广场上树立着墓碑,我想这将军定是爱乐之人,此时正和爱人和着音乐翩翩起舞或是闲闲地睡去。墓碑的周围,黑纱和白绢花覆盖在矮小的灌木之上,灌木纷纷死去,不知是将军的逝去叫它们悲哀还是终日不见的阳光令它们神伤。 直走。 邻街一溜的活动房,炸肉丸的香味到处弥漫。朋友说东北的粮食很是好吃,正好还没吃早饭,就要了黑米粥、茶叶蛋、包子和酸奶(我和09至少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从不吃火车上的东西)。哈尔滨的酸奶就像上海的酒酿一样泛着不淡的酒味,我和09只吮了一口就大呼小叫,朋友笑嗔,这也算酒?真是没见过世面。 还没到9点,路上行人尚少,走在闻名的中央大街上,踏着石板想着与中央大街一样闻名的中央大街上的美女们。 原来哈尔滨也是有江南江北之分的。过了松花江公路大桥,江北的景色一片荒夷,没有楼房,只有那片片废弃的土地长着杂草。房屋都在98年的洪水中牺牲了。虎园的老虎们多在阳光底下懒懒地晒着太阳,毛色缺乏光泽,见了人也没有占有的欲望。倘不是那只鸡,我们也看不见注视——欲望的挑起,奔扑——欲望的燃烧;倘不是那只鸡,我以为我看见的是一群猫。老虎不再是小时侯《动物世界》里看到的老虎了,他们不再张牙舞爪、大口朵颐,而是像绅士一样,慢慢地拔毛,小心翼翼地吃食。我摸着小老虎的爪子,软而厚实,小老虎在我身上听话地坐着,它才出生40天,我却丝毫看不到初生儿从神界携来的神采与灵气。虽然朋友跟我说,小老虎就是憨憨的,我还是相信定是这宝贝儿不懂讨巧之道而被打成了脑震荡。 波特曼是一家俄式餐厅,我是好食者。中餐像神奇诱人的海底世界,我是自由游弋的鱼。西餐、烛光都是调情的东西,尽管我崇拜小资还是消受不起。而朋友却力荐这里的美味与价廉。我则喜欢这里的小资,北京所没有的小资。不亮却让人觉得舒服的灯光,芝华士、卡罗那、喜力的瓶瓶罐罐摆放四周,田字型的天花板,子京木的楼梯,五彩的小窗,铜雕的门饰,雕花的桌架,格子的台布。自家的餐巾纸上写着: 秋天 我回到波特曼 在那首老情歌的末尾 想起你特有的执着 从我信赖地把你当作一件风衣 直到你缩小成电话簿里 一个遥远的号码 这期间 我的坚强 夜夜被思念偷袭 你的信皱皱巴巴的 象你总被微笑淹没的额头 我把它对准烛光 轻轻地撕开 当一枚戒指掉进红酒杯 我的幸福 已夺眶而出 我始终固执地认为写诗的就是店主,而店主一定是个男人,诗人没有像诗里所写的那样得到爱情的幸福,而是失去了那个自己所爱的人,于是写下这首纵然提及幸福却让我感到哀伤的诗。 美女在傍晚时分准时出动,满街都是动人的小腿,耀眼的背。我一路打着的饱嗝里还分明有韩国料理泡菜汤的味道。这不是我的城市,我放肆着我的眼。这里的女郎很时髦,不知是不是我久居北京已经被那儿的沙尘暴吹得灰头土脸的缘故。看惯了北京的粗大毛孔,看惯了北京的浓妆艳抹,这里的女人们真叫我惊艳,难怪朋友说呆在这里即便瞧美女瞧得害了眼病、歪了脖子,还是乐此不疲、乐不思蜀。 我和09吵着要去酒吧。走过下有流水上有玻璃的幽径,里面的世界豁然开朗。有些臃肿的坐台小姐们远不如中央大街的女人们赏心悦目,她们寂寥地排排坐在圆形大桌后,涂着血样的口红,吐着烟雾,等待着和她们调情,给她们小费的客人。中间是一个升起的舞台,有人唱歌,有人跳脱衣舞(不知道这个酒吧有没有),全然没有上海酒吧的小资伤感,也不似北京酒吧的喧闹杂乱。它其实是一个适合男人而非我等良家妇女的声色场所,所有的人,所有的行为都有目的,风尘地荡笑,诱惑的媚眼,有意的触碰。迪吧里领舞的小姐倒真是很漂亮,人造风吹起她的长发,撩起她身上的红肚兜。 被这个城市凉爽的夜风吹着,我竟然有些伤感。 电视里还在重播帕瓦罗帝、多明戈和卡雷拉斯的紫禁城演唱会,我不知道他们缘何选择午门,莫不是要唤醒那些已逝的孤独的魂?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铃声让我忘了我正在做的梦。才早上4点,天色已然大亮了。和朋友约好要去拍晨幕中的圣·索非亚大教堂。 早上的风吹在身上觉得有些凉,尽管这是一个罕遇高温的季节。 右拐,直走,左拐。 墨绿的顶棚,红色的砖墙还有金色的十字架。典型的俄罗斯风格,我想好时的kisses巧克力定是模仿这顶棚而制的。鸽子在教堂前的广场上吃食,有一两只飞起,停在教堂的尖顶上,禽物有时候是比人自由的。朋友也极喜欢这教堂,说里面全是镀金的。我很想去膜拜一下圣母玛利亚,感受那宁静祥和的气氛,可是教堂已不再是教堂,而变成了一个卖票收费的博物馆了。因为那宁静,那忏悔,那宽容,那镀金,那座椅,那圣母像已随着岁月的逝去而逝去了。朋友说这里没有被拆除是因为做了仓库。除了无奈还能怎样,那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年代。天色亮着,教堂却还没有被第一缕阳光投射,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 朋友带我们去哈尔滨最好的洗浴中心按摩。我和09要了港式按摩和足底按摩。要小姐的时候,侍者颇诧异地看了我们一眼。小姐大概出于职业习惯,把我的脚放在她两条大腿之间,我的脚由于不好意思差点抽筋。小姐丰满的胸部蜻蜓点水似的在我背上弹来弹去,我觉得痒痒又莫名其妙地绷紧了神经。小姐在我身上跌打滚爬,好一番折腾,我却不领情,毫无放松可言。昨天的忧伤又爬了上来,我体味着爱人所混迹的场所,我想着我的爱人是男人而不是神。足底按摩叫的是两个据说来自扬州的男人,朋友等着看我和09的抽搐,等着听嚎叫,我们却谈笑风声,让朋友恨得牙痒痒的,直跟师傅说,她们不哭就不给签单。 朋友居然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腐败一条街的确切位置,我们只能怏怏地去了小南国。我还惊讶,做上海菜颇地道的小南国怎会在远上海千里之外的北国哈尔滨开分店,这里的人们不是只喜欢吃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吗?进了小南国,我以为回到了上海:砖墙、干花、铁艺的楼梯扶手,干净雅致,很像回事。窗前走过第8个人的时候,菜也上来了。小钵头醉鸡居然放油,醉虾居然醉的是死虾,蟹粉豆腐居然有酸味……“上海人家”太远,我怀念北京的“张家港”。 朋友的居所住着7个男人,我累了,却找不到一张干净的床。 想去拍中央大街,这个令男人女人都挚爱的大街。满街乌央央的全是人,不止美女。都赶着去那快干涸的松花江畔放河灯,吃粽子,端午节就在明天。我和09大大咧咧地,不管人群就坐在大街中央,我们都爱中央大街的石板。 路过脏乱的火车站,路过山川,路过丘陵,我恍惚间觉得那是驶往杭州的列车,而我所依靠的绝非冰冷的火车内墙而是我心爱人的温厚肩膀,我在这肩膀上沉沉睡去,在一个冗长的梦之后醒来。我想那是个有味道的小城,美女也好,建筑也罢,而这味道可能就源自那个殖民时代。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晚

发表于 2002-10-27 10:42

我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来到哈尔滨,虽然才不过短短2天时间,而且晚上就要离开了,但是这里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很久没有坐过这么长时间的火车了,还好,没什么太恶劣的感觉,但是进站的时间很长,而且从窗户看出去,外头都是很破旧的样子,我很麻木。来的时候就没激动过,所以,一切都仿佛无所谓的样子。 到达的时候是早晨了,据说这趟车没晚点过,却被我遇到了头一遭,晚了半个多小时,来接站的朋友已经等候很久了,终于出得站来,却没有感觉已经身在异地。 路上经过一座极其美丽的建筑,那是索非亚大教堂,全世界类似的建筑只有2座了,确实让人叹为观止。 住定酒店后,先去吃早餐,走在哈市的街头,与北京确实是不同的,小小的街道总给我太多的亲和感,真好。 然后一路走在全是青石板的中央大街,早上8点多,还没有太多行人,很安静的样子,阳光透过树与叶的间隙洒下来,好象是久违已久了。据说走在中央大街会见到许多美丽的女子,我们都翘首期盼。 朋友拉了几个同事,我们一起去这里著名的虎园。这是国内老虎的聚居地,所有在册的老虎,名字都登记在这里。但是看动物始终不是我喜欢的项目,然而动物凶猛,野生的园林里我可以比较近地体会到这一点。 然后,我们去慕名已久的西餐厅:波特曼西餐厅吃午餐。走进那里,果然是有点小情调,自酿的红酒很香,连我也忍不住尝了一小杯。最小资的竟然体现在小小的一包餐巾纸外壳上,上面的文字,在那样幽暗的环境里读来,虽然不是最美,却足以酥软了骨头: 秋天 我回到波特曼 在那首老情歌的末尾 想起你特有的固执 从我信赖地把你当作一件风衣 直到你缩小成电话簿里 一个遥远的号码 这期间 我的坚强 夜夜被思念偷袭 你的信皱皱巴巴的 像你总被微笑淹没的额头 我把它对准烛光 轻轻地撕开 当一枚戒指掉进红酒杯 我的幸福 已夺眶而出 下午到酒店休息了2个多小时,再走出去,是与maggie两个人。满满闲散地走在中央大街上,满目,果然是美女:)跑了一家又一家店,终于在音像制品店里驻足,看到许多摇滚的CD,电话剁煮,却关机了。真是可惜的很。 然后,我们去找地方吃晚餐,去了一家韩国烧烤,据说哈尔滨的烧烤不错,于是选了比较近的一家“釜山饭店”,去吃了一顿我喜欢的韩国菜,味道很不错哦。 晚上,我提议去看看哈尔滨的酒吧,于是,结局大失所望。 回到酒店,睡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12点了。 应该说,在哈尔滨的这个晚上,我睡得很不好。因为一直惦记着第二天早上的4点之约。在哈尔滨,天亮是在早上3点多,确实很早,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这是真的。 早上4、5点的时候,路上还少有行人,我们约好在这个大好时光去拍哈尔滨。说好先去索非亚教堂拍照片,顺便去拍中央大街的青石板道路,还要去江边拍一下,松花江的水,远远看去是极绿的,不晓得走近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风景。 然而,醒得真是很困难,照例做着古怪又不可捉摸的梦,梦醒了什么也都不记得。睡的时候很夜了,其实很困,但总不能真正睡熟,总是醒总是醒。凌晨4点,又醒了过来,天已经大亮了,开手机,叫maggie,但是两个人都起不了,于是跟自己说:“再睡一会会吧,只要10分钟。”然后便倒在枕头上人事不知。 捱到4点半的时候,朋友的电话来了,这才不敢再拖,跳了起来洗澡和整理东西。这一天,我们该走了。于是在出门前整理好我们的行李,并且想好了今天的行程。先去拍照片,然后吃早饭,然后买回程的火车票,然后就可以退房了。 5点刚过一点点,我们出了门。虽说播报的最高温度是摄氏33度,早上的哈尔滨还是有点冷,风吹在裸露的胳膊上是凉的,不过凉的很舒服。路上依旧冷清,少有阳光,如果走在阳光里,一点都不觉得冷。 步行约莫10分钟左右,就到了索非亚教堂。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建筑造型,俄式的,风格明朗独特,绿色的屋顶,红色的烙砖,让人想起《一千零一夜》里的故事,就是那样的房子吧,看着它,就像走进了童话,或聚或散的鸽子还为它衬托了遥远的幻想,仿佛随时就有个嫫嫫走出来,跟我说早安。又或者,在眨眼的刹那,巫婆已经骑着她的扫把,飞逝而去。 实在是很累,拍了一些索非亚的照片,我们本该走着去江边的,路程并不远,但是大家都没力气了,于是叫了TAXI。江边有个防洪纪念碑,是哈尔滨的标志建筑,当然少不得站在下面摆摆姿势,自己感觉有点假。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我最初被问到对山与水的喜好时,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我对水的钟爱,从极小的时候就凸显出来。远远看着干旱得已经褪到离岸堤遥遥远远几近1公里的江水,还是欣喜。 为了喜爱之极的水,我不顾已经痛楚疲累到无法行走的双腿,仍坚持踏着已经干裂的河床,靠近水。当手伸进冰冷的水里,忽然就通透了。忽然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忽然就快乐了。 回到江堤,慢慢沿着斯大林公园踱步,找个路边的椅子坐下来,看看来往早锻炼的行人,看着人家的笑,其实很惬意。可是饿了,胃牵扯得痉挛,只能举步,前往酒店吃早餐。 我发觉自己越来越胖了,呵呵,吃得也特别多。可是,不要怪我,谁让小米粥那么好喝,泡菜那么香!在酒店来说,我们住的“希尔西”真的不能算好,虽然是三星,却又破又旧,住房条件并不好,但是这里的早餐,真的是又便宜又好。我们是酒店免费附送的早餐,而朋友则得买。原想在这样的酒店买一份早餐总得几十元,可是,你想象不到,只要10块钱,人民币!东西还很丰富,中式西式,还有饺子和肉肠,味道也不能说坏。 吃饱喝足出来还只有8点半,一行3人慢慢向火车票预售点走去。运气真是好,竟然买到2张中铺,晚上20点32分的火车,可把我们乐坏了,异口同声地赞叹出来,售票员连连笑我们傻。可是,傻就傻吧,我才不在乎,高兴的时候如果不让我笑,不如杀了我算了。 买好火车票,就是完成一桩大事,接下来我们就好安排时间了。先去退了房,然后把我们的行李放到朋友的住地,“然后做什么呢?”朋友问我。我说:“去按摩吧,做做足底按摩,想必很舒服。” 哈尔滨以前也是殖民城市,坐在车里看着一路上古旧的建筑,很多都很漂亮,我们感叹着,艳羡着,做哈尔滨人,一定很舒服。其实在某些方面,我老觉得哈尔滨跟上海有点像,只是没敢把这个感觉说出来,怕招人揍,呵呵。 我们去的是一家名叫“南美花园”的洗浴中心,据说是哈市最好的,不过确实感觉不错。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因为从来没进过这么大型的澡堂子。我所有对这种地方的概念,还是来自学校、公司,和电影院。 洗澡就不细说了,来讲讲按摩吧。我们换了统一的衣裳,走到二楼的休息厅,那里有许多可以躺的沙发床,有被子,可以喝饮料,看电视或者VCD。然后,我们不懂,要求足底按摩,却变成了港式全身按摩。我随着我的按摩师走进一个小单间。她应该帮我用手做过全身按摩后,在用足底踩我的脊背的,但是后来她说实在不忍心踩在我背上,于是就单足帮我按了按。虽说这个小女孩跟我聊得挺开心,但还是得说句老实话,我觉得这种按摩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足底按摩就不同了,按摩师是男的,手上很有力气,按得我哇哇叫,还得说好。而且他就像是神仙一样,晓得我这个器官不好,那个器官出问题,我们笑着叫着,好玩得很。后来他断定我的膝关节有问题,要帮我拔火罐,拿了好些玻璃的小罐罐,烧热了粘在我的膝盖周围,可是我的腿细,好几次都粘不上,笑死我们了。不过最后很不幸,每个膝盖周围都粘上了3个罐罐,那可不是好玩的,这个痛可是真的痛,我再也笑不起来了。一会儿后,罐子吸住的地方就发紫发黑,恐怖之极,那10分钟真让我够受的。罐子拿掉以后,每只脚上就象被刻上了3个大圆印,朋友们笑说,如果上头在写上“已检”,就可以拿出去卖了。呵呵。 足底按摩以后,按摩师说我肠不好胃不好关节不好,还有许多许多各种各样的不好,我也不记得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好象我最多活到40岁,就该去自杀,不然往后的日子,全得饱受病痛之苦! 全部完成已经下午14点多了,我们打车去吃“小南国”。上海的朋友都知道这个饭店,这里的是分店,我想去尝尝他们这里的上海菜,是不是有上海的口味。可是我还是失望了,虽说客观一点是有点神似,但完全不是那样子的,他们没有领会上海菜的精髓。我退掉了一盆醉虾,弄得太难吃了。 活动结束后,maggie累了,于是到朋友的住地去休息,路上看到一个“贾大妈面馆”的灯箱上写着“东不管,西不管,面馆;喜也罢,悲也罢,吃吧”,真有意思。好玩:) maggie去房间睡觉,我则开始上网,边听昨天买的那张CD碟,叫做《日出前让悲伤终结》的电影的原声。我喜欢这个名字,很喜欢很喜欢。以前在《重庆森林》里曾经听说过《日出前让恋爱终结》,不晓得是不是同一部。但是封套上写的是法文,我想,会不会是那位拍了《红》、《白》、《蓝》的导演拍的片子呢?感觉有点像。 跑到论坛,一口气写了头一篇游记。在OICQ上碰到那个湛江的小美眉翠微,她给我看她前一阵去海南拍的照片,后来又给我看小时候的她,很可爱,很让人爱怜的样子。我们聊到吃晚饭时候。 晚饭终于没有出去吃,而是在朋友那里,吃他的同事(一个很小的小男孩子)烧的菜,好多人一起吃,味道还不错。 聊了一会儿就该走了,我们先去中央大街拍早上没来得及拍的照片。青石板地面,看上去很有味道。这个时候路上已经全是人,整个步行街人满为患,左左右右好多的美女,而且穿得都很大胆,怪不得朋友的同事会说,走在这条大街上眼睛痛脖子酸,呵呵。我们好不容易瞅准几个空档,拍了一点。然后就去火车站。天气很热。 现在,我已经坐在北京的家里,写这句结束语,火车很顺利很干净很好。今天是端午粽子节,祝大家端午快乐,多吃多福! C.L 2001/06/25 peking

机票是提前两三天定的没得便宜,去的机票为了能早点去玩买了超级早的,7:15分,所以为了赶飞机我们今天就出发去杭州住一晚。飞机票两人1170元,回来的就买了舒服点的时间,机票1564元。高铁到杭州东然后打的到萧山光华酒店,携程上定的198元。

松花江

第2天
2015-01-22

防洪纪念塔

萧山国际机场 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 1

斯大林公园

上飞机了热成狗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2010年末2011年初东北游攻略,哈哈哈尔滨

关键词:

上一篇:姐妹说好一起走,丢掉所有烦恼尽情玩耍在三亚

下一篇:没有了